我的选股,与短线买入和卖出逻辑

2022-11-23 19:12:42


  之前写过不少关于炒股内容的篇幅,本篇突然想精粹一些,写一个交易系统,写我自己的交易系统,我的选股,与短线买入和卖出逻辑。

  之所以是短线买入和卖出逻辑,是因为我不偏爱长线,我当然知道“短线是银,长线是金”的江湖谚语,但这句谚语是存在一些问题的,长线之所以是金,全是人们用事后的目光来回顾过去。

  我记得2015年的时候,当时市场上就有两支“稀缺”标的,一个是东阿阿胶,还有一个是贵州茅台,同样是稀缺标的,截止到今天,茅台涨了十几倍,而东阿阿胶的价格还不及2015年时候。

1

  所以对于一个散户而言,长线持股无异于是长周期性的赌博,一旦大的方向性判断错误,先不说亏多少钱,这中间就浪费了大量的时间,而时间比金钱更加可贵。

  青春易逝,这是金钱难以弥补的,所以这也是笔者贪婪的心与对金钱的狂躁的缘故,我并不特别爱钱,我爱自由,纯粹的自由,而相对纯粹的自由无疑需要金钱来铺垫,这是世俗的生存意义上不可逃避的路径。

  其次,对于一个散户而言,就算赌对了大的长线的方向性,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用几年的周期,比如挣个五倍,可那又如何,如果本金数量不是特别多,那也没什么太大的意义。

  而其中最关键的还是长线的方向性很难判断:

  比如说贵州茅台未来是否能继续上行?敢不敢重仓捂着?比如说宁德时代、天赐材料这两个锂电池和电解液的龙头是否继续有长线向上的可能?

  再比如说光伏产业里面的隆基绿能和通威股份,长期性怎么看?这两个标的走势会不会分化?

  还有最近热度很高的冯柳重仓豪赌海康威视的消息,海康威视增收不增利,未来该怎么看?是观望还是去下重注?

  上述这些我都说不好,因为没有人能确定未来,而正是因为不确定性的存在,财富才有了波动和转移的可能,不确定性决定了风险的存在,而风险则决定了财富。

  而短线则相对能避免上述长线思维所面临的问题,甚至还不包括长线的建仓与卖出点,长线的买卖点我并没有确切的标准,因为我基本不做,而且我觉得意义不大。

  人们口中所谓的价值投资的价值,这个价值其实是别人告诉你的价值,而别人说的价值本身并不对其本质性的价值起根本性的洞悉,听起来有点绕,我举个例子:

  比如说你的房子的价值,一旦缺失了流动性卖不掉没人接盘,所谓价值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只能自己高兴乐呵乐呵,就像在银行存折后面自己加两个零,只要你不去取钱,这一切都是怡然自得的。

  有点说远了,笔者把主题扭回来。

  我的选股逻辑:主要是去各大板块和信息面去挖掘热点,一两天的走势说明不了什么,但是几天甚至几周的走势,则可以在板块指数的日线、周线形态上表现出来。

  除了形态的表现,还需要信息面的结合,比如最近的汽车零部件、光伏产业链等等,这两者都是相对比较持久且强势的,相比之下半导体则弱势很多,主要资金都集中在大港股份的炒作中。

  除此之外,笔者还会时常关注人气股,分别是东方财富前100大人气股,重点是人气榜前20的,当然还有强势板块里的板块人气股,只要板块是强势的人气板块,板块里面的人气股就算在人气总榜100开外,也在考虑范畴之内。

  逻辑很简单,板块一旦强势且具备人气,大概率是风口来了,而排第一的人气股存在被散户疯抢的可能,散户一旦买入很多甚至像拉萨席位上了龙虎榜,这个人气股大概率需要调整。

  以笔者最近研究的龙虎榜来看,拉萨席位虽然基本都是散户,但并代表所有的散户水平差,只是散户于市场而言相对力量比较薄弱,而很多单边行情的牛股,在一般前两板的启动时期,是有拉萨席位上榜买入的。

  随后可能会进行盘中的洗盘调整,或者横盘用几个交易日洗盘,然后再次放量拉升,开启暴拉模式,市场资金后续持续接力,只不过最终见顶的那一天,龙虎榜的买入席位往往会是3-5个拉萨席位。

  从分时盘面也并不难判断,成交量能逐渐变小,拉升时候没量,盘中砸下来时候很快,盘中价格一直创新低,直到破昨日收盘与昨日低点,随后容易引发恐慌的抛盘,这些都可以理解为是大单抛售、散户资金承接。

  再说说很多人热心的年报季报这种报表与业绩预告,我很多年前考出投资分析的时候基本都看得懂,但我现在没太多时间也懒得看,因为散户消息相对滞后,看这个意义不大。

  从技术派的理论:技术走势涵盖且先于一切市场信息这个前提,一般根据某个股票的价格和成交量的走势,就能大概知道它的业绩预告怎么样了,当然了对于重点选择的标的,该研究的还是会付诸心力。

  当然上述都是笔者的个人做法和实践经验而已,具体讲选股主要就是三点:市场资金的热点方向,强势的板块,人气股;

  当然这三点只是大纲而已,具体怎么做属于实践的智慧,难以通过细节描述,就像亚里士多德和康德都曾说过的,实践智慧不可以学习,亦不可以传承,它需要自我的反复练习。

  先说我的卖出点,我设定的卖出点一般是盘中破昨日低点,但是从实践经验来看,一旦盘中破昨日低点,往往会导致恐慌性的卖盘,会让我的利润大打折扣,就像我这个月的两次操作一样,看着账面的利润大幅回撤,最后保本卖出。

  突破高点容易出现逼空行情,应加仓买入;跌破低点容易引发恐慌性抛盘,应该平仓卖出。这是从利弗莫尔时期就已经开始的市场规律,甚至更早,应该说也是市场人性的规律。

  然而对不少人而言,却容易出现股价突破昨日高点,觉得成本太高不敢买的行为,同时还有套牢盘即使盘中股价跌破昨日低点,也舍不得平仓卖出的行为,不少人最终陷入深套,内心压抑而煎熬。

  笔者从前也经常犯这个毛病,甚至直到今天可能也未必能完全克服上述两个状态,而所有的大亏都基本源于一个点:当市场走势出现了向下拐点,实际已经偏离了之前你自己深信不疑的方向,而你却不肯走,甚至继续看多继续补仓。

  同时卖出还需要克服内心的反噬,因为存在一个悖论,如果左侧交易逢高卖出,股价有相当概率还是继续上行,也就是卖飞了;但如果右侧交易选择卖出,比如笔者的盘中破昨日低点卖出,则会损失不少账面利润。

  我有一个好友非常有盘中的天赋,他经常能在盘中卖到相对最高点,也经常抄到盘中的相对低点,尽管我在逻辑上很难理解他的操作逻辑,但他经常这么做,做盘中T+0的成功率很高。

  但他有个方向性错误的地方,即他相对更喜欢抄底,他总是喜爱抄底抄跌的次新股,或者某个连板股见顶后连续大跌,比如从10块涨到25块,然后从25块跌到19块,图形上看跌了不少了,这时候他喜爱买入搏反弹,大多数时候则是被套。

  我一直觉得他如果能克服这一点,以他的盘感和天赋或许可以做得更好,但是人有不同的思想和价值判断,每个人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其实都是不一样的,这一点也无可厚非。

  要说卖出,笔者还有一条标准,即跌破成本价or跌近成本价附近,笔者会选择轻微止损或者保本卖出,因为凡是跌穿买入成本的操作,严格意义上来说都属于错误的买点。

  我只持获利盘,而绝不长持亏损盘,因为被套牢的股票则没有任何价值投资的说辞,被套牢只能说明其当下的价值只有卖出平仓后的价值,其余的溢价都只是异想天开的美梦罢了。

  接着说我的买入点,基本基于利弗莫尔的理论,突破高点、突破箱体新高买入,还有就是寻找日线上由弱转强的拐点,这种买法某种意义上也主要基于笔者的资金有限,最多分仓一下,没有什么长期潜伏的意义。

  一支股票从低走到高,基本上收盘价和成交量会逐步处于一种慢慢加强的加速度形态,这种加速度会有一个相对明显的拐点:

  一个是成交量突然放大,拉出一根大阳线,大多都会直接涨停;另一个是拉起来后调整,随后K线形态出现了阳包阴,并且收盘突破昨日高点。

  从做多头趋势来看,突破后买入尽管成本高,但相对市场风险较低,这是基于市场资金的共识决定的;而在突破前买入尽管成本低,但并不知道大资金会不会拉,什么时候拉,下次什么时候突破,等待是漫漫长夜。

  记得有一句很著名的俗语,80%的财富都来自于20%的时间,这20%的时间的临界点,就是笔者上述的拐点,市场上的风险其实一直都有,每一笔买入都有,无非是概率的大小,而重仓还是分仓买入,取决于确定性。

  我记得塔勒布提到过一个说法,即风险和收益成正比,这句话并不是完全如此,我用我自己的语言解析一下,即风险与收益宏观上成正比,微观上未必成正比。

  因为股市中的价格的本质是由资金推动起来了,资金可以理解为现实意义层面的信仰,即资金正义,而正是这种资金正义造成了强者恒强的走势。

  一支人气股拥有大量的市场资金的狂热抢筹,尽管价格越来越高,但是风险相对并不高,而且挣钱概率也大,这也是那些涨停板敢死队游资敢于打板的根源所在。

  但人们都知道股市的本质是大部分人口袋里的钱流向少部分人口袋的零和博弈,上述的笔者说的人气股的打板风险相对并不高,这里的风险其实只是被方差掉了,也就是说假设10次打板,有8次可能是低风险,但有两次是见顶接盘的绝对风险。

  而且这种做法的绝对风险是必然存在的,因此卖出的纪律性变得尤为重要,同时这种绝对风险在A股市场,可能还会上演次日一字跌停卖不出的情况,很容易造成本金大幅亏损。

  所以波动性必然会很大,挣起来很疯狂,亏起来也快,如何控制亏损控制回撤,同时让利润能快速奔跑起来,这是解决问题的核心与关键。

  当然这也是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也是知易行难的问题,同样也属于亚里士多德和康德所说的难以学习和传承的实践智慧,它需要每个人自我的反复探索和练习。



下一篇:水利建设概念股票总市值排行榜

上一篇:卢卡斯批判、理性预期、猪周期怎么理解?